http://p3pgnbmun.bkt.clouddn.com/1530764258459020.jpg

花枝

他总是太狂妄,太执着于色彩

电影是一本打开的书,从中可以看到它的抱负。就我自己而言,最不喜欢的是“死板”的色调,就是颜色带来的情绪宣泄已经被完全限定死了,只能照着这样用。我想一个可以被发散想象的色调,才最适合于电影本身。所有的颜色倾向被确定之初,就应该体现出它的渲染力,让观众自己去感受它的氛围。



国内较早接触达芬奇调色软件的人员之一


拥有达芬奇调色软件(davinci resolve studio )授权调色软件2套 参加过多部tvc及数字院线电影调色工作。

2017年工作及作品:

院线电影《我和“叛徒”老爸》花絮组导演及花絮后期的剪辑调色。

三七参赛影片《晚归》后期调色指导。

多部宣传片现场dit